十年磨一劍 作品

第8章 心生變強決心,成為一層煉氣士

    

受阻,心房增大,肺動脈極度高壓,根本就走不了路。因為一走路,肺就喘不過氣來。所以,他現在,要用真氣,幫忙修複父親心臟損壞的二尖瓣。“哥,你在乾什麽呢?”洪小雅一臉茫然的看著,不懂哥哥摸爸爸的胸乾什麽?“呃......”洪宇尷尬說道:“爸不是心臟難受,呼吸不暢嗎?”“我這是幫爸做按摩,或許爸舒服一點後,就能醒過來。”說著,手在父親的胸口裝模作樣的揉捏了兩下。“哦!”洪小雅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五分鍾後...“小宇,你看,我們都道歉了,你是不是放過我們啊。”洪國強苦著臉說道。

這叫什麽事,明明是來替兒子報仇來的,結果反被暴打。

“都給我滾,以後誰若是再敢來我家鬨事,就不是今天這麽好說話了。”

洪宇一腳,把村長洪國強踹飛在地。

洪國強從地上爬了起來,帶著眾人迅速離開了洪宇家。

“村長,你沒事吧?”

走遠後,有村民關心道。

“老子被打了幾十耳光,能沒事嗎?”

洪國強怒道:“我看你們都是廢物,二十來人,還都是帶把的,連一個小兔崽子都收拾不了。”

“村長,這事你也不能怪我們啊,你也看到了,主要是那小兔崽子太猛了。”那村民說道。

其餘人皆點頭:“是啊,村長,那小子力氣賊大,我感覺我骨頭都被錘斷了。”

“好了,都別說了。”洪國強嗬斥道。

臉色一冷,又道:“今天這事,絕對不能就這麽算了。”

“村長,那你想怎麽辦?”有村民問。

洪國強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陳老闆,那種藥,你們那還有沒有?”

“洪村長,當然有了,你這是想給哪家娘們下藥啊?”

“這事,你就別管了,明天我去鎮上找你拿藥。”

……

洪宇這邊。

父親洪長壽十分好奇的問道:“小宇,你剛剛那一身功夫,哪裏學的?”

“是啊,哥,你剛剛簡直太厲害了。你是沒看到,村長還有他那些親戚,都嚇傻了。”

洪小雅咯吱笑道,心裏被冤枉的委屈隨著那些人被哥狠狠教訓了之後,也消散不見了。

洪宇撓頭,尷尬一笑,不好說是仙醫傳承的緣故,隨便扯了個謊:“大學裏有武術社,我參加過,學了幾招格鬥術。”

“原來是這樣。”洪長壽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

“原來大學裏還有這種社團啊,我以後也要考上大學。”

洪小雅暗暗下定決心,心中對大學生活充滿嚮往。

“對,我家小雅以後也要上大學,而且還是重點大學。”

洪宇一笑,揉了揉妹妹的小腦袋,說道:

“反正爸的病也有所好轉了,你明天就回學校吧,哥親自送你去學校,不能耽誤了功課。”

洪長壽點頭讚同:“小雅,你哥說的對,我現在身子骨好多了,能一個人照顧自己,明天就讓你哥送你回學校。”

洪小雅雖然不捨,但看父親的病情的確好了很多,反正也還有哥哥照顧,學業為重,遂點頭同意。

“好了,爸,小雅,這麽晚了,你們也早點休息吧。”

“小宇,你也早點休息,明天還要早起送小雅去上學。”

“嗯……”

隨後,一家三口,各自回房間裏休息去了。

......

洪宇躺在自己床上,翻來覆去,卻怎麽也睡不著覺。

仙醫傳承,實在是太過於匪夷所思。

畢竟,他是大學生,是無神論者,一直都相信科學的。

可現在,他忽然發現,世界上竟然有超脫於科學之外的力量。

而且,這種力量竟然還降臨到了他身上。

不過,他心中明白,這是屬於自己的奇遇。

無論如何,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住,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大。

這樣,才能保護好家人,讓父親和妹妹過上幸福的生活。

就好比今晚,如果不是自己能打的話。

自己一家,指不定會被村長洪國強欺負成什麽樣。

所以,必須要變強。

想到這,他也沒有繼續睡覺的心思,爬起身在床上打坐修煉起來。

修煉的是“無極仙門”的最高心法“無極心經”。

“無極心經”一共有九層,每突破一層,實力都會有突飛猛進的進步。

隨著修煉時間的推移,洪宇發現自己丹田內的真氣越來越多。

臨近天亮時,身體內忽然“嘭”的一聲巨響。

突破了。

他從最初的一個普通人,變成了一個實實在在的煉氣士。

現在是煉氣士一層。

“呼!”

洪宇撥出一口濁氣,感覺全身精神抖擻。

丹田內的真氣,比最初多了一倍有餘。

體內經脈也隱隱被拓寬了一點,骨骼也變得更加堅硬。

就連他的身心,都變得比以前要更加自信了。

“這就是實力變強後的樣子嗎?”

“好爽啊。”

洪宇一笑,越發堅定了要變強的想法。

停止了繼續修煉,洪宇起身,在房間裏開始練拳。

昨天,他就發現自己對付敵人,隻能靠蠻力胡亂揮舞手臂。

若是碰到高手的話,絕對會吃虧。

所以,必須得練習一套武技,以備不時之需。

他練習的拳法名叫“寒冰拳”,同樣是“無極仙門”內等級最高的武技。

說是練到最高層次,一拳可冰封萬裏。

洪宇覺得有點吹牛逼。

一拳冰封萬裏,這得是什麽力量?

練了一個小時拳後,天色大亮。

太陽高照。

洪宇走出房門,父親和妹妹都起床了。

妹妹很懂事,正在院子東側,用水泥磚搭建的一個簡易廚房裏煮麵條。

父親坐在院子裏,呼吸新鮮空氣。

看見洪宇出來後,說道:“小宇,起來了啊,我正準備叫你呢。”

洪宇掃了一眼父親的身體情況,發現比以前好了很多,但心臟二尖瓣狹窄問題沒有完全解決。

“爸,你心臟好些了嗎?”洪宇一邊說,一邊拿凳子坐在父親對麵位置。

洪長壽哈哈笑道:“雖然還有一點不舒服,但比之前好太多了,也許老天爺不捨得讓我死。”

“我剛還尋思著讓你也回學校得了,可不要因為我的病,把你的學業也給耽擱了。”

洪宇說道:“爸,我大四,反正也沒課,而且我和老師請假了,不礙事。”

“再說,你的身體健康纔是最重要的,我學了一些按摩手法,要不給你胸口揉一揉吧。”

“嗨……不用……”

洪長壽剛擺手,洪宇的手就朝他的胸口摸了過去。

根本不給他拒絕的機會。

“你這孩子……”洪長壽搖頭一笑,也沒再拒絕。

這可是兒子的一片孝心。

“咦?好像還真的很舒服。”

沒按一會,洪長壽眉頭就皺了起來,欣喜道:“小宇,你這按摩手法哪學的啊,不錯不錯。”

洪宇笑道:“學校裏有中醫社團,我參見過,所以學了幾招推拿。”

洪長壽信以為真:“看來這上大學就是好啊,什麽都能學得到。”

“爸,哥,麵條煮好了,快來吃麵條吧。”

不一會,洪小雅從廚房裏走了出來,滿臉堆笑。

昨晚,她睡得很香。

爸的病好了不少,哥哥又采摘到了野山參。

賣了錢就可以帶爸去大醫院動手術。

這樣一來,一家人又可以平平安安在一起了。

“好,吃麵條。”

洪宇高興的把手從父親胸口上移開。

昨晚修行,他實力大增,剛剛已經用真氣徹底把父親的病給治好了,無需再進行下次治療。

頂點小說網首發笑:“小子,被我們說中了痛點,惱羞成怒了吧?”“還想動手?你倒是敢動一下試試?”“這可是你自找的。”洪宇緊握著雙拳,衝向了村長洪國強。“小宇,別衝動。”父親洪長壽擔心喊道。村長洪國強帶來了二十多人,兒子一個人怎麽會是對手?“我看你是找死。”洪國強也怒了。這毛頭小子膽太肥了,連他這個村長都敢打。在洪家村,他就是土皇帝,還從來沒有人敢跟他叫板,更別說敢打他。“都給我上,弄死這小兔崽子。”洪國強一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