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磨一劍 作品

第2章 偶得仙醫傳承,醫治同村悄婦

    

拳難敵四手,沒兩下就被打倒了。徐庸指揮著員工,要搶走洪宇背簍裏的百年野山參。洪宇拚了命搶奪,把背簍死死護在雙臂之下。這百年野山參是他救父親的唯一希望,他不容被人搶走。可他護的越死,被打的就越慘。很快,他的腦袋被打出了血。鮮血順著臉頰、脖子,流到了胸口處。最後,他承受不住,漸漸失去了意識,昏迷了。就在這時,他今天從深山中撿到的那塊白玉佩,在接觸到鮮血之後,泛發出一道不易察覺的白光,飛入了他的腦袋之中...“我乃無極仙醫,玉佩既然被你所得,又偶然被你開啟,那你便是我的傳人。”

“從今日起,我傳你無上神通,助你走上仙醫之路,希望你能把我無極仙門發揚光大,普度眾生......”

洪宇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裏,有位仙風道骨的老頭,傳授他修仙法門,醫術神通,丹符之術,甚至是琴棋書畫等等諸多技藝。

他還感覺到身體內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在湧動,朝著他的四肢八脈不斷衝擊。

全身灼熱,各大關節好像是斷了一般。

疼痛難忍。

“啊!”

洪宇發出了一聲慘叫,隨後猛然睜開雙眼,疼痛感也在這一瞬突然消失不見。

“這是怎麽回事?我在哪?”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週圍環境,發現自己好像是在醫院的病床上。

病房裏,隻有他一個人。

“我怎麽會在醫院?”

“我不是在徐氏藥鋪,被幾個員工毆打嗎?”

洪宇回想起自己昏迷前的事,心中頓時一股怒氣橫生。

徐氏藥鋪簡直欺人太甚,搶我野山參,還把我打進醫院,這仇我一定要報。

“對了,剛剛那個夢是怎麽回事?為什麽會那麽的清晰?”

洪宇又想到了那個夢境,至今都清晰的印在他腦子裏。

還沒等他想明白,一連串有關夢境的記憶,忽然如潮水般衝擊著他的腦海。

這些記憶,彷彿與生俱來一般。

“難道不是幻覺,都是真的?”

洪宇心中驚濤駭浪,迅速從病床上坐起來,想看看戴在胸口的那塊撿到的白玉佩。

然而,驚訝的發現,白玉佩竟然不見了,幻化成一副圖案,印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他眼睛緊緊盯著圖案,看到了四個字,赫然是“無極仙門”。

直到這一刻,洪宇真的相信了,自己得到了無極仙門的傳承,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爸爸的病有救了,即便是不去醫院動手術都行,我自己就可以治好爸爸的病。”

洪宇拳頭一握,有種劫後重生的興奮。

“小宇兄弟,你醒了?”

這時,一道驚喜的聲音從病房門口處傳來。

洪宇一怔,聞聲望去,發現一張極其漂亮的臉蛋。

一時間,都看癡了。

女人不施粉黛,穿著也很樸素,花格子襯衣、牛仔褲、運動鞋,但那精緻的容顏,如凝脂的肌膚,足以讓任何男子眼前一亮。

尤其是她身材微微有點豐腴,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

透露著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

“青萍嫂子?你怎麽在這?”

洪宇認出了女子是誰,是同村的一個寡婦柳青萍。

柳青萍也算是洪家村有名的大美人了,隻是可惜,剛嫁入洪家村,第二天丈夫就出車禍死了。

鄉親們都說她是剋夫命。

她自己也這麽認為,所以,一直都沒有改嫁。

而這樣一個大美人留在村裏,自然少不了一些閒言碎語。

洪宇平日裏可是聽到了不少有關她的桃色新聞。

柳青萍走到病床邊,笑道:“我今天下午身體不舒服,所以來鎮上醫院瞧一瞧。”

“路過徐氏藥鋪門口時,看見你躺在店門口昏迷不醒,頭上都是血,可嚇人了。於是,我讓人幫忙,把你也一起送醫院來了。”

“醫生說你傷的很重,沒三五天,都不一定能醒來,沒想到,一天都不到,你就醒了。”

“小宇兄弟,你身上有沒有哪些地方感覺不舒服?要不要我叫醫生過來看看?”

聽到柳青萍說是她送自己來的醫院,洪宇心中甚是感激。

畢竟,他家和柳青萍沒什麽交集,頂多算是同村鄉民。

“青萍嫂子,謝謝你把我送來醫院,我身體很好,沒有任何不適,不用叫醫生過來。”

洪宇擺手說道,他現在身體不但感覺沒事,反而充滿了力量。

這股力量的源泉來自於丹田處有一股能量,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

“真的不用?”

柳青萍有些不放心,送洪宇來醫院的時候,可是流了好多血的。

“真不用,你看,我身體現在很好。”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沒事,洪宇走下床,蹦跳了兩下。

看到洪宇真的沒事,柳青萍也鬆了口氣。

心裏雖然奇怪洪宇為何好轉的如此神速,但也沒多想。

她笑了笑,說道:“沒事就好,以後可千萬不要再跟人打架了,你看多危險啊!”

“也不知道把你打傷的都是些什麽人,下手真狠,就應該讓警察把他們抓起來。”

提到這,洪宇氣不打一處來。

他現在就想立馬去徐氏藥鋪找徐庸報仇,並且把屬於自己的百年野山參拿回來。

“青萍嫂子,我現在反正也沒事,就先出院了。”洪宇說道。

“啊?這麽晚了,你出什麽院啊?等明天早上再出院吧。”柳青萍勸道。

洪宇說道:“我爸重病在家,還等著我回去照顧呢。”

柳青萍聽說過洪宇父親病重的事,倒也不好繼續阻攔了。

“那好吧,你真的沒事的話,直接出院就是,醫藥費我已經幫你墊付了。”

洪宇很是感激,“清萍嫂子,謝謝你,你放心,醫藥費,我過幾天就還給你。”

“小宇兄弟,也沒多少錢,嫂子知道你家裏的情況,就先不用還了,等哪天你發財了,加倍報答嫂子就行。”柳青萍莞爾一笑。

一顰一笑間,嫵媚動人。

洪宇差點又快看癡了,怪不得村裏那些光棍老漢,總惦記著青萍嫂子。

這樣的美人,誰不喜歡?

快速收迴心神,洪宇說道:

“嫂子,今日的恩情,我以後會好好報答的。”

“現在,我就先走了。”

“行,走吧,晚上走山路,要小心點。”

柳青萍揮手,但很巧不巧,這時,她老毛病又發作了,肚子忽然疼得要命。

“青萍嫂子,你沒事吧?”

洪宇注意到柳青萍表情不太對,額頭上都是冷汗。

“我……沒事。”柳青萍強忍著劇痛說道。

可剛說完,她就疼的站不住了。

眼看著身體就要摔倒在地。

洪宇眼疾手快,連忙用手摟住了女人那水蛇腰,柔弱無骨,彈性十足。

因為兩人身子靠的太近,洪宇甚至都能聞到女人身上的體香。

這香味很獨特,沁人心脾,當即刺激了洪宇的大腦一下,小臉不禁漲紅了起來。

洪宇不好意思一直摟著女人,害怕自己受不了這種誘惑,起生理反應,那就太沒禮貌,太丟人了。

趕緊把女人扶到病床上坐著,洪宇關心道:“青萍嫂子,你這是怎麽了?”

剛剛的肢體接觸,也讓柳青萍顯得十分不好意思,臉紅紅的,說道:

“沒事,就是老毛病發作了,剛剛是打了止痛針的,也不知道怎麽又痛了起來。”

“小宇兄弟,剛才謝謝你啊。”

她撇了洪宇一眼。

發現洪宇長相俊逸,身材又高大健碩,心臟不知怎麽的,加速跳動了起來,臉也更紅了。

說起來,她都三年沒碰過男人了。

剛才洪宇那堅實的臂膀,加上身上散發出來的男子氣息,一下子就讓她受不了了,心口莫名灼熱起來。。

洪宇沒注意到女人的表情變化,他這時腦子裏正在想:“我不是得到了仙醫傳承嗎?正好可以拿青萍嫂子來測試一下。”

想到這,隻見他意識一動,神識頓開,朝著柳青萍身上掃視了一眼。

腦海中立馬出現了幾條有關柳青萍的病況。

病因:“宮寒,而且還是更為特殊的先天性陽虛宮寒。”

治療方法:“針灸治療或者真氣按摩療養法。”

“這仙醫傳承果然不簡單,一眼就能診斷病情。”

對自己擁有這種透視般的能力,洪宇莫名興奮,此刻連忙說道:

“青萍嫂子,你這病情打止痛針的效果怕是不大,要不讓我給看看吧。”

“小宇兄弟,你還會看病?”

柳青萍回過神來,有點驚訝的看著洪宇。

“我……我在上大學時,選修過一點中醫課程,說不定能把你的老毛病給治好。”洪宇胡編亂造了一個謊言。

畢竟,他總不能說自己剛剛得到了仙醫傳承,這種荒謬的話吧?

柳青萍倒也沒懷疑。

對洪宇這種文化人有著天生的好感。

不過,她覺得自己的病,洪宇治不好。

畢竟,醫院裏專業的醫生都治不好,好多次都隻能打打止痛針。

頂點小說網首發嘴。”洪長壽怒吼道:“你們休想在這裏顛倒黑白。”洪宇更是氣得咬牙切齒:“你們誰要敢再說一句我妹妹的壞話,信不信我打得你們滿地找牙?”洪國強嗬嗬一笑:“小子,被我們說中了痛點,惱羞成怒了吧?”“還想動手?你倒是敢動一下試試?”“這可是你自找的。”洪宇緊握著雙拳,衝向了村長洪國強。“小宇,別衝動。”父親洪長壽擔心喊道。村長洪國強帶來了二十多人,兒子一個人怎麽會是對手?“我看你是找死。”洪國強也怒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