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黛 作品

第三章:豫安侯府

    

應了送你一匹羌人送來的寶馬嗎?怎麽又討要禮物?”趙承昱扭頭眼底含笑地望著葉慕琬。葉慕琬眨巴著眼睛:“那是太後娘孃的賞賜,不算作是陛下送我的生辰禮。”聽著她的話,趙承昱忍俊不禁低笑幾聲。“成,我保準讓你滿意!”“那永平先謝過陛下!”她嬉笑著行了個萬福禮,才坐上步輦,往宮門的方向行去。趙承昱站在原地看著她漸行漸遠的身影,等到人影完全消失後,才踱步往自己宮中走去。定北王府在京城達官貴人聚集的西城,是前朝...因前朝大長公主最受皇帝喜愛,所以她的府邸也是西城占地最廣的。

由此也可見,皇室對定北王的重視程度。

門口的小廝一見葉慕琬的馬車靠近,便快步上前牽住了韁繩,笑著喚道:“郡主。”

馬車內正昏昏欲睡的葉慕琬,聽到這聲才緩緩清醒過來。

“郡主,披上氅衣吧,外邊兒有點冷。”

知安將氅衣披到葉慕琬身上,掀開簾子踩著馬凳下了馬車,伸手將她攙扶了下來。

葉慕琬原本還未從睡意中清醒過來,被風一吹,立時一個激靈,瞌睡立馬醒了。

“郡主,上轎吧。”

老媽子們抬著轎子從側門迎了出來,恭敬地掀起門簾,等著葉慕琬上轎。

可葉慕琬擺擺手,不耐煩地穿過了一群老媽子,自顧自地走進了王府內。

“郡主,還是坐轎子吧,這麽冷的天兒,您要是凍著了,遭罪的還是您自己個兒啊。”

知安小跑著跟上葉慕琬,想要勸她乘小轎,可她怎麽都聽不進去。

“我想走一走,馬車顛得我頭疼。”

見葉慕琬執意不願乘小轎,知安也隻得作罷,陪在她的身邊,慢慢地朝著她的院子走去。

葉慕琬的院子靠著湖,因著定北王府就她和定北王兩個主子,定北王便讓人兩個院子的牆,打通了給葉慕琬留了個極大的兩進小院子。

她的嘉樂院雖大,但人手卻少,除了兩個貼身的大丫鬟,再加上四個能進內室的丫鬟,其餘四五個全是灑掃丫頭和粗使婆子。

“郡主,趕緊進屋暖和暖和。”

走了這一路,葉慕琬的額上都滲出了點點汗珠,可知念仍舊有些不太放心,趕忙掀開簾子將她迎了進去。

一進屋,葉慕琬伸手就想將罩衣脫下,知安趕忙上前製止住。

“您纔出了汗,等您緩和了些,再把罩衣脫了不遲,不然一冷一熱的,容易受寒。”

葉慕琬拗不過她,隻得擦了擦額上的汗珠,盤腿坐在羅漢床上,微微喘著氣。

知念湊到她的身邊,坐在一旁的小圓凳上,輕輕地給她扇著風。

“郡主,今兒豫安侯府二小姐給您下了個帖子,說是邀您去賞花。”

“賞花?”葉慕琬冷哼一聲。

豫安侯府那個二小姐向來同她不和,怎麽破天荒地給她下了個帖子賞花?

隨便想一想,都知道她不安好心。

見葉慕琬的臉色不虞,知念繼續道:“奴婢知道您向來就不喜歡她,就拒了。”

葉慕琬闔上雙眼,唇畔緩緩地露出一個笑:“你派人去豫安侯府說一聲,帖子我接了,我一定會準時到的。”

知安看著葉慕琬唇畔那個似笑非笑的弧度,眉心一跳,總覺得侯府那個二小姐一定會後悔給她家郡主遞了帖子。

“是。”知念將手裏的團扇放回到茶幾上,快步走出了院子,對著院外的小廝耳語幾句,將手裏一吊錢放到了他手裏。

小廝也不敢耽擱,飛快地朝著門外跑了去。

說起豫安侯府,倒是和定北王府頗有淵源,兩家都是武將世家,隻不過豫安侯府到了這一代,沒有什麽能擔大任的人。在暗地裏猜測,如若不是宮中有什麽動靜,顧家的動作,又怎會這麽大?葉慕琬同皇上還有端王從小一起長大,若說對後位沒有動過心思,趙韻是不相信的。所以她一早就給顧錦遞了帖子,邀她今日來賞花,實則隻是為了嘲諷葉慕琬罷了。“沒有的事,千萬不要胡亂議論皇家事!”顧錦卻倏地急紅了臉,扯著趙韻的衣袖想讓她不要再說下去,眼眸中滿是尷尬。葉慕琬挑眉,勾著唇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意。她就說趙韻怎會如此好心給她遞帖子來賞花,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