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37章 我是我爹親生的!

    

是可惜了。】眾人立即支著耳朵聽著,確實,他們也是這麽想的。既然之前齊王立下的那些功勞全部都是信王的,那信王確實是一個棟梁之才,要是這麽一個人才以後真的殘疾了,那可不就是可惜了嗎。係統:【當然可以治啊,就是一些陳年舊傷堆積在一起的問題,他的腿是當時斷了的時候沒有接好,齊王對他又不好自然不可能派好的醫師給他,所以這才導致耽誤了病情。】林默:【堂堂王爺受傷皇上也不管的嗎,我記得皇上不是這麽冷心冷情的人啊...現在是太子占據上風了,林默和係統兩個人看的那是一陣一陣的驚呼。

這一場比試最後還是太子獲勝了,西疆二皇子那個臉色黑的呀。

“太子殿下的身手果然不同凡響,不過這樣未免有點勝之不武了吧,底下那位姑娘一直都在幹擾。”

林默聽到這樣的話呸了一聲,然後嘲諷的說道:“我呸,還勝之不武,你都帶暗器了我為什麽不能夠場下指導!”

“而且就算是真正的在戰場上,提醒一下怎麽了,技不如人就技不如人,最討厭你這種了,還要給自己找個藉口把責任都推到其他人身上,不要臉!”

係統:【對對對不要臉!我現在知道為什麽他要留一個大鬍子了,因為他不要臉!】

林默:【說的沒錯!】

眾人:……可以這麽理解的嗎?..

西疆二皇子已經被氣得全身發抖了,周圍的武將時刻注意他的動作,反正絕對不能讓他傷害到林默。

宣德帝坐在上麵威嚴的說道:“本來就是一場小小的比試,有輸有贏很正常,既然比試結束了那就算了吧,等會兒還有歌舞宴會,西疆二皇子還是歇一歇吧。”

西疆二皇子看了看上麵的皇帝又看了看周圍的人,現在他算是明白了,這個國家的人就是會拉偏架!

林默嗑著瓜子在旁邊坐著,還在一直和係統吐槽呢。

【這個熊真的是太討厭了,他要是當了他們國家的皇帝那肯定會搞事情。】

係統:【你放心吧,他當不了他們國家的皇帝了。】

林默:???

皇帝和大臣們:???

不是說這個人是皇位競爭的有力人選嗎,為什麽說他當不了他們國家的皇帝了。

林默突然聞到了瓜的味道:【趕緊說趕緊說,是不是有新的大瓜!】

係統嘿嘿的奸笑了兩聲,然後說道:【我剛剛搜尋出來的呢,這個二皇子他根本就不是他老爹的種!現在他大哥已經找到證據了!】

林默倒吸了一口涼氣,【他們國家這麽亂的嗎!】

皇帝和眾位大臣們喝了一口茶水平靜了一下心情,刺激!太刺激了!

係統繼續說道:【這個二皇子的娘和別人偷情生下了他,今天下午發生了一件大事,他娘跟那個人偷情的時候被他那個老爹抓個正著!】

【捉姦在床呢!而那個姦夫就是這個二皇子的親爹,大皇子本來就一直在調查二皇子的事情,這一下子就抓住證據了,應該過不了兩天那個大皇子就會過來了吧,現在他們國家那邊挺亂的。】

林默嘖嘖了兩聲:亂,真的是太亂了。

她還看了看對這件事情一無所知的西疆二皇子,嗯,看起來他好像還是很生氣呢,不過等過段時間他可能會更生氣。

西疆二皇子看到林默看了過來,冷笑著說道:“這位小姐到底是什麽樣的身份,官職是什麽,能坐到這麽靠前官職肯定也不低吧。”

眾人就靜靜的看著,敢惹小林大人,我們就靜靜的看你的下場。

二皇子小聲的和自家倆兄弟說道:“這個西疆二皇子的膽子可真大,居然敢惹這混世魔王。”

太子喝了一口酒,眼帶笑意地迴答道:“他又不知道這混世魔王的能力,咱們就靜靜的看著就成了。”

麵對這個西疆二皇子的挑釁,林默麵帶微笑的迴道:“我是我爹親生的。”

西疆二皇子:“???我問你是什麽身份,誰管你是不是你爹親生的。”

林默還是麵帶微笑地迴答道:“我的身份就是我爹親生的呀。”

係統都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哈,迴答的對,你的身份可不就是你爹的親生女兒嗎,沒錯!】

所有人聽到他們對話的人低頭的低頭喝酒的喝酒,但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鼻孔都撐大了,看來這憋笑憋的是真的不容易啊。

宣德帝抬頭望天硬生生的把眼睛裏憋笑憋出來的眼淚給忘了迴去。

李公公也偷偷的用袖子擦了擦。

他就知道小林大人不會讓大家失望的!瞧瞧這完美的迴答!

西疆二皇子整個就是一個氣炸了,這女人是聽不懂人話嗎!

他啪的一下拍了桌子站了起來,“你是不是故意在嘲笑我,你到底是什麽意思!”

係統看熱鬧不嫌事大的說道:【哎呦哎呦,他急了!你看他急了!】

【呀!他還急的放了個屁,他生氣是靠屁股出氣的嗎?你們人類居然還有這種構造?】

林默:【纔不是呢,就他一個。】

所有人的目光都偷偷的看向這個西疆二皇子的屁股,也有點憐憫坐他後麵的使臣。

林默看著這氣的快要爆炸的西疆二皇子,就是麵帶笑意的和他說道:“我沒有嘲笑你呀,不過你要是這麽想那我也沒辦法。”

渣男語錄來了,再配上林默這攤手無奈的表情,這個欺人的指數直線上升。

眾人:……雖然她什麽都沒說,可是為什麽我們也感到這麽生氣呢。

眼看著西疆二皇子就要衝過來了,林尚書一個箭步衝過來擋在林默的前麵,厲聲說道:“二皇子想要幹什麽,難不成還想要和一個小姑娘計較不成。”

“就是就是都28歲了還欺負我一個過三個月才滿16歲的小姑娘,不要臉”,林默還從自家老爹的身後探出頭嘲諷。

武將們也站了起來死死地盯著西疆二皇子,宣德帝一個眼神,後麵的侍衛們也準備好了。

西疆的使臣們那一個膽戰心驚呀,趕緊拉住他們的二皇子。

“殿下,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別忘了我們是過來幹嘛的,我們是過來尋求大雍的幫助的,隻要有���ˡ��0�2�0�2�0�2�0�2���f�@�˶�����߀�������@����Ŀ���@�����ʲ�ᣬ�o�����������Ćᣡ�@���¿ɲ����������£��0�2�0�2�0�2�0�2���^߀�ã������ѽ���ȫ�m���䶨�ˣ����F��Ҳ׃�����X�Ļʵ��ˣ��0�2�0�2�0�2�0�2��������_�_���ĵĻʵۣ����YҲ������һ�¡��0�2�0�2�0�2�0�2���ʵ������@����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