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30章 西疆二皇子小媽文學瓜

    

��қ]�ҵ�����ǧ�f��Ҫ�ώ�������ƨ�ĕr��ǧ�f�ö��˼�����0�2�0�2�0�2�0�2��Ĭ��֪���ʌm�Y�l�������飬��ޒ���Ҿͱ��Լ��ϵ��s���T�ˡ��0�2�0�2�0�2�0�2���������ַ�ʲ���e��ѽ���ҽ������߀�]�Ў�ʲ������ɣ����0�2�0�2�0�2�0�2��Ĭվ���ԼҴ��T�ڲ�ͣ�����T���X���Y��ͣ���������l����ʲ�����顣�0...可能真的是這個酒的度數太高了吧,林默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皇帝還特別貼心的讓她今天好好休息,不用去上早朝了。

林默睜開眼睛呆傻的坐在床上,係統看到她這個樣子有點不忍心的說道:【你沒事吧?昨天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林默呆呆愣愣的點了點頭,然後哀嚎了一聲就栽了下去:“啊啊啊啊!為什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係統:【哎呀你別難過了,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還能怎麽樣,而且昨天你爹也把你揍了一遍,所以這件事情應該抵消了。】

林默:……這件事情能這麽抵消嗎?

能不能這麽抵消今天中午就知道了,林尚書上完朝迴來在知道林默醒了之後直接把他給叫了過來。

現在一家子人都坐在正堂那裏等著她。

林默走到了門口深吸了一口氣,【淡定點淡定點,係統說的對,昨天我爹就已經把我揍了一頓了,所以這件事情應該過去了,今天應該頂多是把我罵一遍。】

裏麵的林家四人:……..

林尚書黑著臉吼道:“還不給我滾進來!”

下一秒,林默就滾了進來,是真的滾了進來!

係統都被她這個騷操作給驚呆了,【你幹嘛呀你,你居然還真的滾進來!】

林默滾到了自家老爹的腳邊,然後動作非常利索的五體投地趴著,這個誠意是表現的滿滿的了。

【係統,你不懂,這代表了我的誠意!我爹看到我誠意這麽好也不會計較的。】

林夫人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無語地偏過了眼睛。

林戚和林然兩個人也不想再說什麽了,小妹這個想法一般人是真的理解不了的。

林尚書看著腳邊的某人,忍住了一腳踢上去的衝動說道:“給我站起來!你看你這樣成何體統!”

“昨天你居然去別人家喝酒喝醉了,還搶了人家的一隻狗!你瞧瞧你做的這都是些什麽事!”

“汪汪!”旁邊的那隻小白狗也像是複附和似的的汪了兩聲。

林默:???這狗哪來的?該不會是她昨天抱過來的吧?

林夫人把狗抱進自己的懷裏撫摸著,“你昨天抱過來的那隻狗已經送迴去了,這隻狗是皇上送過來的,他聽說了你的事情所以送了一隻狗過來。”

林夫人這一句話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劈到了林默地頭上。

“連皇上都知道昨天的事情啦!”

林戚默默的說道:“不隻是我想知道,現在京城裏的大部分人應該都知道了吧。”

花孔雀是個大嘴巴,在林默走了之後他就和自己的那些朋友出去喝酒了,然後把自己家發生的事情全部都給吐槽了一遍。

林默本來在京城中的名聲就挺大的,現在就更大了。

“你看看你做的這些好事!以後在外麵絕對不許喝酒知不知道!你一個姑孃家家也要懂得保護自己,幸好是在大理寺少卿家裏喝醉,要是在酒樓喝醉誰送你迴來,你還把人家夫人的狗也順了迴來,你要是喜歡狗的話我們給你買一隻就行了呀!”

林尚書說的那叫一個苦口婆心啊,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該囑咐她的還是得囑咐她,萬一到時候真的出了事情那就來不及了。

林默一邊聽著一邊點頭,“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後在外麵一定不喝酒了!”

【我的天呐!這還喝個屁的酒呀!我喝個酒喝連皇上都知道了,我該不會是成為別人吃的瓜了吧!】

係統沉默了一下迴答道:【應該是的呢,你昨天給我貢獻了不少的能量,其實我覺得你不去吃別人的瓜也可以,我可以吃你的瓜收集能量。】

林默:【……咱們還是不是好搭檔了!】

林默今天沒有去上朝,朝堂上是真的少了好多的樂子,皇帝也沒有人可以幫他緩解心情了,所以碰到一些糟心的事情他在朝堂上麵大發雷霆。

“這些人都沒有林家丫頭那麽好用!就是招待使臣的這麽一件小事就能夠吵起來,朕要他們還有什麽用!”

主要是很快就要到皇帝的生辰了,周邊的那些小國家都會來給皇上慶生,一是為了表達自己的友好二是為了尋求庇護,最重要的一點是為了試探。

西域那邊也會派人過來,正好去那邊送過來的一些種子也會和使臣一起到。

可是就這麽一點小事那些人居然辦得亂七八糟,連那些使臣住的地方都沒有安排好,這要他們還有什麽用!

李公公給皇帝倒了一杯茶水說道:“皇上,那些小國之人來咱們國家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試探咱們的實力,所以這件事情還真的不太好辦。”

“大人們也算是盡心盡力了,皇上再給他們一些時間吧。”

對於這些人就是要打服他們,打服了他們之後他們還會不停的試探,等感覺你弱了之後他們馬上就會捲土重來。

第二天一大早,這件事情還在朝堂上麵不停的吵。

林默迷迷糊糊的站在李大人旁邊整個人都不在狀態。

係統:【宿主,你給皇上雕的那個木雕怎麽樣了?還有大半個月人家就過生日了!你這還沒開始吧!】

林默一下子就清醒了,其他人說話的聲音也瞬間降低了三個度。

宣得帝本來看著這些大臣一肚子火,結果聽到這句話心裏的火一下子就滅了。

也不知道這個丫頭雕刻的手藝怎麽樣,不過都要雕刻東西給他做禮物了這手藝應該不會差吧。

林默都快要忘記這件事情了,【完了!要不是你提醒我都快把這事情忘記了!】

眾人:……道:【默默啊,這不是你爹,趕緊上馬車迴家了!你爹在家裏等你呢!】林默啪的一下甩開了那個婆子的手,然後一伸手就把那條狗給撈了過來,接著口齒不清的說道:“這怎麽就不是我爹了!你看這眉眼這長相,這分明就是我爹!你看這毫無波瀾又帶著一點嫌棄的眼神的眼神,除了我爹,還有誰會用這種眼神看著我!”眾人:……你也知道你爹是這麽看著你的呀,但問題是這隻狗這麽看著你你覺得正常嗎!連狗都覺得你荒謬了!“走走走趕緊上馬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