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26章 林默是聽不懂好賴話嗎?她看孃的這個眼神是怎麽迴事!

    

幫助自己丈夫,所以很多人家很願意娶女官。隻是婚後他們又不喜歡人家出去,隻能說他們的思想現在還是處於很矛盾的狀態,改變還需要一些時間。而那個剩下的女官主要的任務就是負責輔助史官記錄朝堂上發生的事,用現代的話說,這個工作就是會議記錄員助理,不過那個女官最近也要嫁人了,所以就空了這個職位出來。職位一空出來,林尚書立馬就想到了自己家裏的小女兒。這個小女兒也不知道是怎麽迴事,從小到大她都與旁人真的完全不一樣...花孔雀看著林默,仰著下巴挑剔的說道:“你就是傳聞中的那個林默,看起來也不怎麽樣嘛。”

林默滿頭問號,她現在居然這麽出名了嗎?居然還成了傳聞中的人!

不過這個感覺還不錯,林默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謙虛的說道:“哪裏哪裏,傳聞中的還不至於,就是當朝唯一的女官罷了,你們可以叫我小林大人。”

花孔雀和其他三個人:……..

不是,你這人是聽不懂話裏麵的語氣嗎,我這話是在誇你嗎?你這理解能力好像有點不太行吧。

係統也幹巴巴的說道:【宿主,人家好像不是在誇你,他好像是過來找茬的。】

林默:???過來找茬的?她好像還沒得罪過什麽人吧,除了那個什麽縣主。

花孔雀還要說些什麽,但是身邊的人趕緊攔住了他:“正安,你冷靜一點,你忘記皇上下的旨意了!”

林默看著這幾個人交頭接耳這一副親密的樣子,她甩了甩自己的袖子和係統說道:【我看他們現在還挺忙的要不我們先走吧,就不打擾他們談戀愛了。】

係統:【……】

【你哪隻眼睛看到人家在談戀愛了,人家隻是在說悄悄話而已。】

林默理直氣壯地迴答道:【你看這個地方是多麽好的私會場地,有哪個人和我一樣閑的沒事會走這個小巷子,還有這個花孔雀你不是說他是來找茬的,我又沒有得罪過他他為什麽要來找茬,所以我肯定是打擾他們談戀愛,他這才過來找茬的。】

係統:……你說的還挺有道理的,我居然無法反駁。

被誣蔑談戀愛的四人:……

你有毛病啊!你從哪裏看到我們這是在談戀愛了!

雖然他們沒有聽說過談戀愛這個詞匯,但是他們懂愛戀這個詞,反正這個詞應該跟感情有關。

不是,這人這麽氣人的嗎?她每天去上朝難道沒有人想打她嗎?

他們四個人交換著眼神,直接開始懷疑人生了。

不過在林默看來他們就是在眉目傳情,【嘖嘖嘖,我也算是第一次體會到了眉目傳情是什麽意思了,走吧走吧我們就不打擾他們了,正好我肚子餓了我們去酒樓吃飯吧。】

係統:【你有錢嗎你就去酒樓吃飯,難不成你還打算吃霸王餐。】

林默把目光看向了麵前的四個人,最後把目光定在了花孔雀的身上。

花孔雀突然感受到了一陣心慌,這人幹嘛用這種眼神看著他。

他本來是過來找茬的,可是為什麽看著這個女人覺得心裏慌得很呢。

林默肚子又餓又很好奇這個花孔雀的那個奇珍館,最後想到了一個萬全的辦法。

在迴大理寺少卿府的路上,花孔雀一臉的生無可戀,後麵的三個少年已經和林默玩開了。

“小林大人果真是學識淵博啊!也就是小林大人之前不在京城中露麵,不然這京城中才子才女的名聲中一定有您的一個。”

“就是就是,誰以後要是說小林大人的壞話我就跟誰急!”

林默被他們誇的整個人都快要飄上天了,難怪那些位高權重的人喜歡聽手下人誇獎自己,這個滋味實在是太爽了。

“哎呀,還是要謙虛一點的,我的文采雖然不比我大哥大姐低,但是作為妹妹還是得讓著他們的。”

“我這人吧不是那種體驗派努力派,我就是天賦派!”

前麵的花孔雀轉過頭一臉的不可思議,天賦派!是認真的嗎!

這人剛剛詩興大發給他們做了一首詩,說用詩換取去大理寺少卿府吃飯的機會,本來他們還挺期待的。

但是下一秒聽著這人嘴裏說出來的詩詞時,他們簡直懷疑自己平時學的那些東西和她說的這個玩意是不是一樣的。

剛剛是以雲題材寫一首詩,林默這家夥是這麽寫的:“天上的白雲啊!它好像一朵棉花糖,甜甜蜜蜜纏纏綿綿,我一口就能把它吃掉!”

她還給這首詩取名叫做什麽現代詩,現代詩又是什麽詩!這人還能自創的嗎!

本來花孔雀想和他爭論一下的,但是被旁邊的三個人給攔住了。

那三個人現在就一個想法,他們得去大理寺少卿府看一下那些丫鬟長什麽樣!所以不管林默寫出來的是什麽東西他們都能夠誇出花來!

然後事情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林默美滋滋的和係統說道:【你說大理寺少卿府那些丫鬟長得到底有多奇怪呀,我能一邊吃飯一邊去看她們嗎?】

旁邊的三個人立馬在心裏點頭,是啊是啊!他們也想一邊吃飯一邊看!

花孔雀:……你們是把我家當什麽了!

係統:【應該可以吧,你和花孔雀說一下,讓他院子裏那些丫鬟過來伺候你們吃飯不就行了嗎。】

林默第一次覺得係統這麽聰明:【統子,你跟在我身邊的時間久了倒是變得越來越聰明瞭,果然近朱者赤啊!】

係統沉默了,有一個自大又自戀的宿主該怎麽辦,確定這不是近墨者黑嗎?

花孔雀帶著後麵四個拖油瓶迴了家,大理寺少卿一眼就看到了那四個人中極其顯眼的林默。

“噗!”時候吃了一把炒豆子,這個屁自然就放的臭了。】前頭跪著的兵部侍郎:……早知道早上就不吃這個炒豆子!宣德帝不動聲色地掩住了鼻子,早上吃什麽不好吃炒豆子,這放屁不臭就奇怪了。林默也發現現在沒人說話了:【咦,現在怎麽沒人說話了,該不會是大家都聞到臭味了吧。】現在確實是沒人想說話,這麽臭,一張嘴這個氣體不就進去了嗎。係統:【有兵部侍郎的大瓜哦,你要不要聽一聽。】林默立馬迴答:【要】,有瓜不吃那是傻瓜,肯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