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酒聽雨 作品

第18章 就一人一統的三觀,以後怕不是要捅破天吧!

    

小妹是真的讓人操心啊,也難怪爹要費心給她弄一個官職。林默看了一眼自家大哥,慢悠悠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哥,你要是今年考中了,那是不是也要上朝了。”林戚點了點頭,“是的,你問這個幹什麽”,這丫頭又想搞什麽鬼。林默歎了一口氣,痛苦的說道:“以後咱們家三個人一起上班,難受啊,我以後要是起不來,麻煩哥哥過來扛我一下。”林戚:……得了,這個家夥是真的沒救了。父親讓他過來看她一下,要是看她實在是難受就好好安慰她...林默這痞裏痞氣的樣子在這一群人之中特別的顯眼。

以她為圓心三米以內除了林然,其他人都不敢靠近。

開玩笑,就林默剛剛這打人的架勢,她要是發起瘋來有誰能夠招架的住,她打架堪稱一個沒臉沒皮呀!

真不知道陽寧縣主的胸怎麽樣,就那兩口下去他們看著都覺得疼。

係統還在不停的誇獎:【宿主!你剛剛真的是太帥了!簡直是帥破天際!】

林默謙虛地迴答道:【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眾人:……應該不隻是第三吧,排第三第一二還有人敢排嗎。..

在這場宴會結束都沒有人敢靠近林默,林默一個人也樂得自在。

“嗚嗚嗚嗚~,我的胸好痛!肯定被她給咬破了!”

陽寧縣主被人帶到了一個屋子裏麵檢查,哭的那個淒慘呀。

早知道就不上去招惹那個瘋子了,她現在脖子上身上全部都是牙印,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遭遇了什麽呢。

“縣主,您以後還是少招惹林家姐妹吧,林默現在受皇上看重,她身上那個係統也奇怪,而且皇上擺明是護著他的,您要是再去招惹她真的出了什麽事情,皇上護住的肯定會是她。”

陽寧縣主帶過來的丫鬟幫她一邊擦藥一邊囑咐她,眼中滿是心疼。

陽寧縣主抽泣的說道:“不招惹她們了,以後我再也不招惹她們了。”

宴會結束後,林家四人一走,大家就整個吵起來了,都在說剛剛發生的事情。

“我的天爺呀!我從來沒見過一個女子這麽彪悍,本來我已經覺得陽寧縣主的脾氣已經夠彪悍了,沒想到和這位小林大人一比,陽寧縣主還是不太行啊。”

“我倒是覺得這個小林大人不錯,她不會主動招惹人,要不是陽寧縣主打了林大小姐,小林大人也不可能對她動手啊。”

“不過陽寧縣主這脾氣確實是該改一改了,林大小姐的身份也不低,她居然動手打別人的臉,這囂張跋扈的脾氣要是再這樣下去不知道還會惹出多大的禍事呢。”

不得不說這個陽寧縣主的人緣是真的不怎麽樣,這件事情大家大部分都在指責她。

開玩笑,他們可都是跟著瓜主吃瓜的猹,怎麽能夠說瓜主的不好呢!

要不是陽寧縣主鬧出這樣的事情,他們說不定還能夠吃上新瓜呢!

此刻再迴林府的馬車上,林夫人看著裝作若無其事的林默,臉上一臉無奈:“我說你怎麽就直接動手了呢,你看你把人家給打的,人家的父親是為國犧牲,你就算是不看在僧麵也得看在佛麵吧。”

林默反駁道:“是她先打我姐的,她先動手的我為什麽不能打迴去。”

林夫人嘴邊的話直接被堵迴去了,大女兒被打的時候她也差點衝上去,隻是理智攔住了她。

“反正你以後不能做這樣的事情了,有很多種辦法可以給你姐姐討迴公道,你卻偏偏選擇了最會引起衝突的一種,你現在是朝廷官員了,動手打人會給你留下把柄的,到時候有些人想要算計你就會把這件事情說出來。”

林默無所謂的說道:“說就說唄,反正我也不想做這個官,我在家裏待著挺好的。”

搞得誰願意做這個官似的,她本來就不想天天去上朝,起的時候天都還沒亮呢,往那裏一站就是好幾個小時。

林夫人:……這家夥怎麽就是油鹽不進呢!

林然看著母親跟妹妹馬上就要吵起來了,立馬打著圓場說道:“娘,這件事情也怪不了妹妹,主要是那個陽寧縣主太囂張跋扈了。”

“而且就算是有人追究也不用怕,這裏這麽多人正在呢,是她先動手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

今天也是林然第一次動手打人,還別說,真的挺爽的。

係統突然插了一句嘴:【宿主,我讚同你的做法!有仇就得當場報!說什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都是屁話!】

【你要真的等上十年那你就得憋屈十年,如果能當場報仇的話那為什麽要受這十年的憋屈。】

林默非常讚同係統的說法:【對!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我也是這麽想的!難怪我們倆能夠搭檔,原來我們是心靈相通啊!】

林夫人林然:……神他喵心靈相通,你們這滿口歪道理倒是挺像的。

她們現在有點擔心林默的三觀了,本來這人做事就毫無顧忌隨著心意來,現在還有和她三觀相同的係統,這一人一統以後怕不是要把天捅破!���ϵ��s���T�ˡ��0�2�0�2�0�2�0�2���������ַ�ʲ���e��ѽ���ҽ������߀�]�Ў�ʲ������ɣ����0�2�0�2�0�2�0�2��Ĭվ���ԼҴ��T�ڲ�ͣ�����T���X���Y��ͣ���������l����ʲ�����顣�0�2�0�2�0�2�0�2����������һ�𴲾�ȥ�ϳ���ѽ���@�ń����³����ڳ������I��Ҳ�� Ԓһ��Ԓ���]���f�����Ԏ���Ҫ�����P�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