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梓萌 作品

第一章 與唐家斷絕關係

    

扶住墻,早摔個狗吃屎了。大床上。躺著一位無比矜貴的男人,白的襯釦子開到了口,結實的線條分明,渾散發著濃濃的男赫爾蒙,莫名讓人有些上頭。床邊放著一個椅。唐心:“……”他是個殘疾人?可惜了,長得這麼好看,人畜無害,沒想到站不起來。等等。這是厲媛媛給唐心訂的房間,怎麼會有個男人?難道是厲媛媛想緩解唐心失的痛苦,特意給找個男人?這種事厲媛媛不是乾不出來,平時腦子裡裝的全是,還經常拿唐心開玩笑,說滿二十了,...“啪。”

唐爸抬手,一掌結結實實的在唐心臉上。

很痛,角泛起了。

唐心雙拳握,抬頭,漂亮的眸子盯唐爸,腦子裡嗡嗡直響。

“我跟你說過,不要跟你姐姐搶東西,是不是拿老子的話當耳旁風?唐家養了你十幾年,就養出你這麼隻白眼狼嗎?”唐爸的手抬得很高。

唐心沒有躲開,而是仰著臉:“我搶的東西?”唐心臉上盡是不屑,指著被砸碎的電腦:“唐詩詩不經過我的允許我電腦,用我的帳號接代言,開直播,誰給的臉?憑什麼?”

唐爸氣得渾直抖,李麗扶著他坐下:“就憑唐家把你供大,就憑是你姐姐。再說,你姐用你的帳號開直播替咱們唐家賣產品,這是在替唐家增加收,不像你,白有幾千萬,隻會發些小視訊,從來不麵,何時想過替唐家出一份力?”

嗬嗬!

所以,還的錯了是嗎?

唐心出荒唐的笑,本就對這個家不報任何希,要不是的生母非把往唐家塞,希有名有分不被人嘲笑,本不屑待在這個家裡。

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行,既然覺得我占了唐家的便宜,那我唐心從今天開始就與你們斷絕一切關係。”

唐心轉,背對唐爸和李麗,言語中著決絕。

唐爸並無挽留之意,反而氣急敗壞的指著門外:“走,有本事一輩子別回來求人。”反倒是一旁的李麗急了,唐心走了,唐詩詩還怎麼拿的帳號開直播?

唐心的帳號非常火,有八千多萬。從不臉,不接商務,隻會給一些電視劇,漫,段子等配音,就算開直播也是分配音方麵的知識。

唐心的聲音好聽,加上又是學的配音專業,一夜走紅的在網上收獲了幾千萬。

有無數的商務找,讓開直播,帶貨,唐心全部拒絕了,配音是的好,隻想把好聽的聲音分給大家,並不想以此來牟利。

唐心曾公開在網上說過,不會接任何商務,也正因為雲淡輕風,網友更喜歡。現在被唐詩詩這麼一弄,唐心清心寡的人設瞬間就崩了。

“老唐呀!你看都這麼晚了,大冬天的,萬一心心出點事也不好向親媽待呀,要不還是派人把找回來吧!”李麗說。

唐爸堅持:“找什麼找?是自己要走的又不是我讓滾的,再說,就那點本事你還真指離開唐家呀!要不了兩天自己就回來了。”

以往唐心離家出走,頂多兩天就被親媽送回來了。李麗想想也對,便沒再說什麼。

人節的街頭。

街上到都是恩的。

唐心拿起手機正準備給男朋友厲錦澤打電話,離開唐家的意味著失去唐家二小姐的份,但並不在乎這些,從來都看不上這個份。

這時,厲錦澤的電話先一步打了進來,唐心開口:“錦澤,你在哪裡,我……”正式與唐家斷絕關繫了,沒地方去,是時候展現你的男友力了。

“唐心,我們分手吧!”

電話裡是厲錦澤的聲音,刺耳且著難以至信。

“分手?”

他選擇在人節的時候跟提分手?

唐心正準備問原因,卻在電話裡聽到了唐詩詩的聲音,,做作,炫耀,不用想也知道厲錦澤是臂了,他和唐詩詩在一起。

“好。”那我就祝你們表子配狗,天長地久。

唐心角勾起一抹不屑。

拿起手機,唐心給閨厲媛媛打了電話:“姐妹兒,要不要一起過人節?”

厲媛媛瞳孔一收:“要過也是你跟我哥過呀!”厲媛媛是厲錦澤的妹妹。

“分手了。”唐心並不難過。

厲媛媛:“……”

什麼況?人節分什麼手?誰提的?

“一句話,來不來?”

厲媛媛倒是想去,但家規嚴,晚上出不了門,但又不放心姐妹兒一個人流浪,便給唐心訂了一間豪華套房,讓先過去,明天一早厲媛媛再去找。

酒店。

唐心喝得醉熏熏的趴在前臺,口齒不清的說道:“厲媛媛訂的房。”

前臺給了唐心房卡。

唐心小臉通紅,搖搖晃晃的上了電梯,半瞇著眼睛,一路索找到了自己的房間。

六六零六。

就是這裡了。

唐心往門上一靠,正準備拿房卡,卻不想門沒關整個人撲了進去,要不是反應快扶住墻,早摔個狗吃屎了。

大床上。

躺著一位無比矜貴的男人,白的襯釦子開到了口,結實的線條分明,渾散發著濃濃的男赫爾蒙,莫名讓人有些上頭。

床邊放著一個椅。

唐心:“……”

他是個殘疾人?

可惜了,長得這麼好看,人畜無害,沒想到站不起來。

等等。

這是厲媛媛給唐心訂的房間,怎麼會有個男人?

難道是厲媛媛想緩解唐心失的痛苦,特意給找個男人?這種事厲媛媛不是乾不出來,平時腦子裡裝的全是,還經常拿唐心開玩笑,說滿二十了,可以開葷了。貨,唐心全部拒絕了,配音是的好,隻想把好聽的聲音分給大家,並不想以此來牟利。唐心曾公開在網上說過,不會接任何商務,也正因為雲淡輕風,網友更喜歡。現在被唐詩詩這麼一弄,唐心清心寡的人設瞬間就崩了。“老唐呀!你看都這麼晚了,大冬天的,萬一心心出點事也不好向親媽待呀,要不還是派人把找回來吧!”李麗說。唐爸堅持:“找什麼找?是自己要走的又不是我讓滾的,再說,就那點本事你還真指離開唐家呀!要不了兩天自己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