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末路

    

算是生產修為大降,但也是實打實的築基期,那靈魂自,他若是退得不快,那絕對是死路一條。隨著李靈素的自,在之前所站的地方,了一個巨大的坑,灰塵與落葉飄飄,寧良輝揮了揮,用滌塵將子變乾淨了,才呸呸的罵道:“不要臉的人,給彆人生了孩子,一上來,就給本爺自,本爺要是嚥下這口氣,那就不姓寧了!”寧良輝罵罵咧咧的說著,劍朝著前方飛去,很快,就見到了離懸崖不遠的李青峰兄妹,他手中飛速打著靈決,幾個起落就站在了李青...妖橫行的蒼峰嶺。

“大哥,求你了,我命不久了,孩子們還小,再怎麼說,孩子也是我們李家的骨啊。”婦人著普通,跪在地上,梨花帶雨的拉著一個穿著錦華服的男子,神中帶著哀求。

男子冷冷的掃了一眼,然後冷哼一聲,質問道:“你還知道你是李家的人?當初讓你嫁給寧家的時候,你怎麼逃婚了?”

“大哥,我……”婦人囁嚅著想要開口,卻被男子打斷。

“哼,李靈素,我告訴你,這輩子,你都彆想回李家,更彆說帶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孽種了。”男子袖冷然一揮,一颶風將李靈素直接就掀倒在幾丈開外,倒在地上。

“噗!”李靈素吐出一口黑。

男子神微瞇,片刻,轉過子,就像是冇有見到那黑一般,負手而立,道:“李靈素,你就死了回李家的心,否則,我不介意親自手,哼,這是最後一次來見你!”

話落,男子起龍牙劍飛向天際,最後消失不見。

“大哥……”李靈素仰著頭,看著大哥李俊安消失的方向,哀求的喊著,隻是那虛弱的聲音,卻是帶著濃濃的哀傷。

“孃親。”一個紮著羊角小辮的七歲小孩哭著撲了上來,將李靈素小心翼翼的扶起來,人小力氣小,扶著李靈素那是分外的費力。

“妹妹,我來幫你。”另一個七歲的年走了上前,跪在李靈素的麵前,幫助著妹妹將李靈素扶起來,明明小小年紀,但是那抿一條直線的卻是猶如大人一般,漆黑的瞳孔帶著無限的堅定,道:“孃親,你放心,孩兒會變強,會保護孃親和妹妹的。”

他一定會變強,一定會治好孃親,保護妹妹的。

“峰兒、鸞兒。”李靈素看著眼前的兩個孩子,一男一,但眉眼之間卻是十分的相似,想著自己中劇毒,命不長了,這兩孩子,在這兒該怎麼辦呢?

“是孃親對不起你們。”李靈素抱著兩個孩子,心中愧疚的心不斷的漫延。

“孃親冇有對不起我和妹妹。”李靈素哽咽的聲音中帶著絕。

“嗚嗚……”

堅定的男聲,還有小孩的哭聲,在這個森林之中,分外的淒楚。

“孃親給你們的玉佩,可有好好佩戴?”李靈素蒼白的臉在經過剛纔的事之後,更加蒼白,一雙手急急的朝著們的脖頸上探去,當看到李青峰和李青鸞分彆都佩戴了那天火靈竹佩的一大一小的玉佩,才放心了下來,極為鄭重的叮囑道:“峰兒、鸞兒,你們一定要好好戴著這玉佩,切記不可失了。”

“知道的,孃親,您都說過好多遍了。”李青鸞非常認真的將玉佩塞到了服裡,纔回答著。

“峰兒,你是哥哥,以後,要好好保護妹妹,知道嗎?”李靈素半靠在李青峰的上,眷不捨的看著這一雙兒,眼中含著濃濃的淚水。

“知道。”李青峰點頭,保證道:“以後孩兒會好好修煉,這樣就能保護您和妹妹了。”

“峰兒,孃親……”李靈素劇烈咳嗽,又是一攤黑咳了出來,黑的染在上,看起來異常的恐怖。

“孃親,兒給您。”李青鸞擔心的拿著帕子,作極其小心翼翼的給李靈素著。

“李靈素,果然是你。”突然,一個囂張的聲音傳來,隨之而來的,便是一個青袍男子出現在們母子三人的麵前。

李靈素看到男子的一瞬間,瞳孔一,抖的道:“寧良輝?”

“咦,看來你還記得我嘛。”寧良輝目不善的看向李靈素,當初李靈素逃婚,那可是讓他寧良輝在京都出了大醜呢,他目狠的看向李青峰與李青鸞,心中的恨意,那是噌噌的往上漲。

李靈素緩緩的站起子,將李青峰與李青鸞一雙兒藏在了後,強撐著要倒下的子,道:“寧良輝,與你有仇的是我,這孩子是無辜的。”

話落,李靈素使出最後一點靈力,將李青峰與李青鸞往後一推,大聲喊道:“峰兒,帶你妹妹走!”

撕心裂肺的聲音,冇有停頓,看向寧良輝的目中帶著一抹決然,不管如何,的兒子和兒,必須要平安無事。

“自?”寧良輝被李靈素絕決的舉給震驚了一下,這怎麼二話不說,就自?

“李靈素,你死了,那兩孩子,我也不會放過的。”寧良輝大吼著,這李靈素怎麼也是築基期的修士,就算是生產修為大降,但也是實打實的築基期,那靈魂自,他若是退得不快,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隨著李靈素的自,在之前所站的地方,了一個巨大的坑,灰塵與落葉飄飄,寧良輝揮了揮,用滌塵將子變乾淨了,才呸呸的罵道:“不要臉的人,給彆人生了孩子,一上來,就給本爺自,本爺要是嚥下這口氣,那就不姓寧了!”

寧良輝罵罵咧咧的說著,劍朝著前方飛去,很快,就見到了離懸崖不遠的李青峰兄妹,他手中飛速打著靈決,幾個起落就站在了李青峰與李青鸞的麵前。

“哥哥。”李青鸞害怕的拉著李青峰,清澈的眼中帶著淚花,看向唯一的哥哥,心中害怕極了,一顆心突突的跳著。

“妹妹彆怕。”李青峰輕聲安著,抿著,在李青鸞耳旁快速的說道:“妹妹你朝那邊跑。”

李青鸞害怕的看向李青峰,不願意離開,可在哥哥李青峰堅定的目下,撒開腳丫子就朝著李青峰指的方向大步跑去。

“喲,小丫頭,就你那小短,本跑不啊。”寧良輝看著李青鸞小小的子不斷的跑著,那速度在他的眼中,就如蝸牛一般,慢極了。

“寧良輝,我記住你了。”李青峰漆黑的瞳孔看向寧良輝,將他的麵貌一一記在了腦海之中,連同之前的男子,他都記在了腦海裡,有朝一日,如果他不死,必當報仇恨!

“本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寧良輝不屑的說著,他的眼中殺機閃過,揚起手,隨著手的上揚,在他的手前方凝聚起了一顆超大的火球,角閃過一抹邪笑,道:“送你吃個火球。”前,跪在李靈素的麵前,幫助著妹妹將李靈素扶起來,明明小小年紀,但是那抿一條直線的卻是猶如大人一般,漆黑的瞳孔帶著無限的堅定,道:“孃親,你放心,孩兒會變強,會保護孃親和妹妹的。”他一定會變強,一定會治好孃親,保護妹妹的。“峰兒、鸞兒。”李靈素看著眼前的兩個孩子,一男一,但眉眼之間卻是十分的相似,想著自己中劇毒,命不長了,這兩孩子,在這兒該怎麼辦呢?“是孃親對不起你們。”李靈素抱著兩個孩子,心中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