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頁 作品

第1章 特殊的小病人

    

。秦以悅被那張致、的小臉兒震了一下。一莫名的親切驀地從心裏冒出,將的惱怒衝刷得幹幹淨淨。小孩兒隻是靜靜地看著,沒有說話。一雙黑黑亮亮的眼睛如兩顆水晶葡萄一般,散發著璀璨的芒。秦以悅不著痕跡地打量著小孩兒,發現小孩兒乎乎的小手握拳,抵在他的腹部上。秦以悅出最為溫和的笑容,“寶貝,醫生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無法通過你的表猜出你哪裏不舒服。要是你不想說話,用手指出來你哪裏不舒服好不好?”秦以悅說完,便含笑...秦城,雅德醫院。

深夜,秦以悅匆匆趕到辦公室所在的樓層時,就被自己辦公室前的陣仗嚇了一跳。

本來還算寬敞的醫院走廊,此時站了將近十個人,都是形高大的男人。

清一的黑西裝加墨鏡,麵部表繃,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值班的護士和醫生看到秦以悅過來,頓時鬆了口氣,差點哭出來了,“秦醫生,你可算來了。”

秦以悅朝他們點了點頭,看向走廊裏的人,說道:“請各位先到外麵的等候區等候,環境太嘈雜,會影響醫護人員的工作。”

秦以悅說完後,沒再看他們,走進了辦公室。

一進去,就看到滿室的狼藉。

盆栽、病例本、筆、紙、杯子,都摔得七零八落。

地上還有大量的茶漬、咖啡漬。

隻有小沙發還算整潔幹淨。

小沙發上,一個小孩兒正背對著坐著。

秦以悅不用想也知道這滿室的淩是怎麽弄出來的。

心裏躥起一陣怒意,很想教訓一下這種熊孩子。

但一想到外麵那些西裝革履的人,立刻識時務地調整了麵部表,聲音和緩地問道:“你好,請問你什麽名字?覺得哪裏不舒服?”

小孩兒聞聲作緩慢地扭過頭來。

秦以悅被那張致、的小臉兒震了一下。

一莫名的親切驀地從心裏冒出,將的惱怒衝刷得幹幹淨淨。

小孩兒隻是靜靜地看著,沒有說話。

一雙黑黑亮亮的眼睛如兩顆水晶葡萄一般,散發著璀璨的芒。

秦以悅不著痕跡地打量著小孩兒,發現小孩兒乎乎的小手握拳,抵在他的腹部上。

秦以悅出最為溫和的笑容,“寶貝,醫生不是你肚子裏的蛔蟲,無法通過你的表猜出你哪裏不舒服。要是你不想說話,用手指出來你哪裏不舒服好不好?”

秦以悅說完,便含笑看著他。

小孩兒與對視。

辦公室裏一片靜謐。

在秦以悅以為他不會對的話有所回應的時候,小孩兒緩緩的出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秦以悅順著他的手上了他腹部的位置,隔著服輕輕按了兩下,“是肚子不舒服?”

小孩兒看著秦以悅,又後知後覺地看著放在他腹部上的手,緩緩點頭。

秦以悅站起來,在小孩兒沒反應過來時,雙手抱起他,走到辦公室的診床上做詳細檢查。

小孩兒被突然的作,嚇了一跳,愣愣地任抱著。

致、的小臉兒上,沒有半點表。

辦公室門口的管家探頭進來看看況,看到小爺乖乖窩在秦以悅懷裏的時候,驚訝不已。

他們家小爺除了跟爺親近,還沒跟其他人親近過。

就連他照顧了小爺五年,也沒有機會抱小爺。

**

一輛嶄新的瑪莎拉停在醫院空的停車場裏,管家立刻快步迎了上來,“爺。”

未幾,麵容清雅、著不凡的男人從駕駛座上下來。

線條好看的抿著,出主人此刻的不滿。

賀喬宴冷聲問道:“小寶呢?”

“小爺在秦醫生那裏睡著了。”

“秦醫生?”賀喬宴疑道,率先走在前麵。在的樓層時,就被自己辦公室前的陣仗嚇了一跳。本來還算寬敞的醫院走廊,此時站了將近十個人,都是形高大的男人。清一的黑西裝加墨鏡,麵部表繃,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值班的護士和醫生看到秦以悅過來,頓時鬆了口氣,差點哭出來了,“秦醫生,你可算來了。”秦以悅朝他們點了點頭,看向走廊裏的人,說道:“請各位先到外麵的等候區等候,環境太嘈雜,會影響醫護人員的工作。”秦以悅說完後,沒再看他們,走進了辦公室。一進去,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