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衣染墨香 作品

第1章 重生在新婚那一天

    

不住各位了。”一行人走出堂屋,孫桂香沖著新房的方向喊:“麥子呀,從今以後你就是吳家的媳婦了,要孝敬公婆,疼弟妹,要是讓我知道你哪一點沒做好,老孃拿子你!”林麥不屑一笑。在前世,結婚後,爹媽確實用沒用子過,卻不是因為不孝敬公婆,疼弟妹。而是覺得沒用,哄不了公婆開心,弄不來錢和糧油補孃家。姐姐林蓜握了握孫桂香的手,輕言細語道:“媽,別嚇到妹妹,我去跟妹妹待兩句。”說罷,向新房走去。到了新房門口,推門而...林麥重生了,重生在大婚那天。

看了一眼斑駁的新房的墻上,日歷顯示著1981年十月一日。

屋外和前世一樣,沒有想像中的熱鬧,冷冷清清連個說話的聲音也沒有。

本來就是家裡拿來換彩禮的,再加上自己賤,一心想要嫁給吳曉繭。

明知他不喜歡自己,還非要往火坑裡跳,婆家誰把當回事!

擺酒席?不存在的。

婆婆聽說沒有嫁妝,人還沒嫁過來就在家裡破口大罵了三天三夜。

說姓林的不厚道,賣閨,一個病秧子還換了十塊錢、一袋大米、五塊從供銷社買的料子。

婆婆心裡有氣,故意騰出一間不到十平米的雜間當新房,一黴味讓人聞了嚨發。

前世林麥嫁過來的當天婆婆姚翠花就裝病,躺在床上不起來,這一世也是這樣。

公公吳金貴也不請同族的人幫忙張羅一頓午飯,就那麼乾晾著孃家送親的隊伍,惹得在門口看熱鬧的本村村民指指點點。

堂屋裡乾乾凈凈,連把椅子都沒有,林父林母以及林麥的哥哥姐姐像鵪鶉一樣難堪的在角落裡。

林母孫桂香朝林父使了個眼,然後一臉假笑的對吳金貴道:“既然親家母病著,那我們就走了。”

吳金貴也假笑著起相送:“對不住各位了。”

一行人走出堂屋,孫桂香沖著新房的方向喊:“麥子呀,從今以後你就是吳家的媳婦了,要孝敬公婆,疼弟妹,要是讓我知道你哪一點沒做好,老孃拿子你!”

林麥不屑一笑。

在前世,結婚後,爹媽確實用沒用子過,卻不是因為不孝敬公婆,疼弟妹。

而是覺得沒用,哄不了公婆開心,弄不來錢和糧油補孃家。

姐姐林蓜握了握孫桂香的手,輕言細語道:“媽,別嚇到妹妹,我去跟妹妹待兩句。”說罷,向新房走去。

到了新房門口,推門而,眼淚就嘩嘩的流了下來:“麥子,你公公婆婆不是好相的,你這日子咋過呀。”

林麥抬眸冰冷的看著表演。

當著的麵心疼沒嫁個好人家,背著卻嘲笑自己主跳火坑,傻缺一個。

林麥譏諷道:“我日子不好過,不正合你心意嗎!”

林蓜驚訝的忘了哭,探究的看了林麥幾眼,也沒發現和平時哪裡不同,說話咋這麼嗆人哩?

以前不這樣的,聽家人的話,跟這個姐姐也很親。

“麥子,你是不是在村裡聽到流言蜚語了,別理那些挑事的人,人家就是見不得我對你好哩。”

林家住的王家村一直有流言,說林蓜林雄纔是孫桂香夫妻倆親生的,林麥卻不是。

不然無法解釋孫桂香夫妻倆對林蓜和林雄那麼好,對林麥卻沒多親。

林麥冷笑:“你對我好?你把吳家給的那十塊聘禮和那五塊布料全都還給我,我才相信你對我好。”

吳家給的十塊錢的聘禮被林蓜了學費,剩餘的錢當生活費,那五塊布料也給做新了,拿啥還給!

就算那十塊錢的聘禮沒有花,那五塊布料沒做服也不可能還的,想桃吃哩!

這賤貨,肯定是聽信了村裡的那些風言風語所以才這麼反常。

林蓜打著哈哈道:“跟曉繭好好過日子。”便匆匆離開了。

林麥看著的背影眼底升起一片冷意。

這個所謂的好姐姐一婊氣,前世用的績上學,騙嫁給一無是的吳曉繭。

還借吳曉繭控製,把當工人為掙錢。

發現二人廝混之後,林麥剛轉移了全部的財產,就被害死在了家裡。

卻沒想到一覺醒來,會回到和吳曉繭領證之前的婚宴上。

林麥安靜的坐著,放在膝蓋上的手指用力攥,到疼痛後又鬆開。

這一次,一定要奪回自己的人生,讓這些人渣全都付出應有的代價!

林蓜和父母哥哥在吳家鄰居探究的目裡離開了吳家村。

林蓜方纔開口對林父林建國等人訴說了林麥的反常。

孫桂芳咬牙切齒道:“死賤人想要彩禮和布料?反了了!等三天後回門,看我不!”

林蓜勾而笑。

林家人一走,姚翠花就腰不酸、不疼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張羅著做午飯。

被藏在房間裡的椅子凳子也全都拿到了堂屋。

雖然已是八零年代,可全國上下還是很窮,農村就更窮了。

不過勉強能夠吃飽肚子而已,上卻是沒啥油水的,一頓不吃得慌。

何況現在都下午三點了,大人小孩全都的前後,姚翠花再不做午飯,幾個小的就要造反了。

湖省屬於南方,以大米為主,不過在糧食不夠的況下也是吃紅薯的。

吳家村地勢平坦,農田多,再加上離四鎮近,去省城也方便,所以經濟水平比大山的農村要好不。

大山裡頭,八零年代家家戶戶還在吃紅薯混煮的大米飯,吳家村在七零年代中期就很有人把紅薯當主食了。

吳家雖然因為孩子多,勞力不足,條件算不上好,可也不把紅薯當主食了。

紅薯一般曬乾了做紅薯乾,當零食吃,或是烤著吃。

可姚翠花做午飯時卻故意在米飯旁蒸了幾個紅薯,炒菜時還炒了一盤缺油鹽的用來喂豬的紅薯葉。

午飯做好了,姚翠花在廚房裡摔鍋砸碗的咆哮:“一分錢的嫁妝都沒有,吃個飯還要人三請四請,當自己是啥值錢玩意哩!”

外麵的謾罵聲林麥充耳不聞,穩如泰山的坐在床上。

吳金貴隻得了十八歲的大閨吳曉桃來喊林麥出來吃飯。

林麥來到堂屋,吳家沒一個人對有個好臉。

也不介意,大剌剌的在飯桌前坐下。

姚翠花板著一張臭臉把蒸紅薯和炒紅薯葉重重的頓在了麵前。

林麥掃了一眼眾人。

每人一碗白米飯,吳曉繭和他一群弟弟妹妹每人還有一個水煮蛋,掉了漆的飯桌上放著一碗清炒菠菜和一碗醬香茄子。

也不吭聲,把那碗紅薯葉全都倒進飯碗裡,端著大海碗就往外走。

姚翠花厲聲問道:“吃飯你還要往哪裡跑?剛嫁過來就這麼不安分!”

林麥寡淡道:“去村裡轉轉,讓鄉親們看看我吃的是啥。”

已不是前世那個剛嫁過來時怯的小姑娘,生怕鄉親們知道在吳家過的不好而嘲笑。

這個新媳婦在婆家吃的第一頓飯隻會讓鄉親們暗地裡鄙夷吳曉繭一家做的過分。

【作者有話說】

避個雷,男主雙潔,主前世今生和渣男隻有婚姻之名,沒有婚姻之實,新人新書,麻煩各位小仙加一下書架,下次想看容易找到,嗯嗯,可以投個票,評論一下嗎?等你哦~當主食了。吳家雖然因為孩子多,勞力不足,條件算不上好,可也不把紅薯當主食了。紅薯一般曬乾了做紅薯乾,當零食吃,或是烤著吃。可姚翠花做午飯時卻故意在米飯旁蒸了幾個紅薯,炒菜時還炒了一盤缺油鹽的用來喂豬的紅薯葉。午飯做好了,姚翠花在廚房裡摔鍋砸碗的咆哮:“一分錢的嫁妝都沒有,吃個飯還要人三請四請,當自己是啥值錢玩意哩!”外麵的謾罵聲林麥充耳不聞,穩如泰山的坐在床上。吳金貴隻得了十八歲的大閨吳曉桃來喊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