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萊山輝夜姬 作品

第四十八章 天動萬象!重力操控!

    

人一隻手扔到天上去!”被孩子們拆穿的怪人不以為意,大笑道:“上次不過是酒喝多了,不算不算,你們可知道,就連影向山靈善坊這樣的大天狗都不敢出現在我麵前!”怪人吹噓著和孩子們朝村落趕去,並試著證明手中赤角大刀可是用入魔的般若斷角製成的武器。大名為【赤角石見石潰金塗金齧禦獅子杵】孩子們當然不信。不過洛離倒覺得他說的是真的,畢竟那把大刀可是珍貴的五星武器【赤角石潰杵】而且和他摔跤的女鬼人也是旗本侍大將——...地表之上!

經過初始被襲擊的混亂之後,坎瑞亞立刻毫不留情發起還擊。

發展多年的科技絕不是吹的,通過解析元素,鍊金術以及研究地脈的能力。

他們很快穩住陣腳,覆蓋整片城市的巨大屏障將大量攻擊攔截在外。

同時,數以萬計的遺蹟係列機械人偶從各個工廠和地底升出,前仆後繼朝著七神所在方向發起自殺式進攻。

新增有自律人型的遺蹟守衛損失再多,隻要有足夠材料就能批量生產,因此坎瑞亞方一點不心疼。

值此關頭,積攢無數歲月的龐大底蘊,終於暴露於眾神眼前。

數米、數十米高的遺蹟係列自律人型同時迸射出元素鐳射。

細則手臂,粗則水桶。

代表純粹破壞的死亡之光彷彿要把天空都捅出一個窟窿來。

就連岩神射下的巨型岩槍都被摧毀殆儘,被一大群遺蹟人偶包圍封鎖。

不止如此,掌握操控元素的士兵們也跟著抵達戰場。

藉助武器之利,他們配合元素炮,還有諸多元素裝置,一時間居然和七神僵持下來。

這邊,眼看自己受到封鎖,摩拉克斯臉色不變,稍微用力一跺,大地頓時升起一片天塹。

咆哮的岩龍從中爬出,與遺蹟守衛撕咬在一起。

隨時間流逝,不斷有碎裂的巨石無力墜落,將斷裂成碎片的遺蹟殘骸儘數掩埋。

側身躲過一尊元素巨炮襲擊,看著周圍轟然破碎的金黃色玄妙結界,摩拉克斯微微蹙眉。

“和這些人偶纏鬥終究無用。”

瞧見遠方短時間砌起的防衛璧,他知道要解決突進坎瑞亞內部的難題才行。

不然若是不注意間被轟一炮,哪怕是他也不能無視掉傷害,源自古國的科技可比歸終的歸終機強多了。

“罷了,若是傷及無辜,也非我所願。”

低聲歎息著,摩拉克斯以岩神之權能,決定顯現掃蕩八荒的魔神之威。

勾連世外之石,他要以一己之力清掃阻礙。

“隕星已墜,此乃天動萬象!”

刹那間,世外之石劃破虛假之天,帶著毀滅一切的熊熊烈火墜入坎瑞亞大地。

眼睜睜看著占據全部視野的隕石墜落,方纔還在轟擊岩神的坎瑞亞士兵們頓時瞪大眼睛。

在這最原始的純粹暴力之下,哪怕古國科技屹立起的屏障也轟然破碎。

大片城牆損毀,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士兵們便被碾壓成肉泥。

另一邊!

巴巴托斯掀起暴風,凜冽的勁風切斷山脈,劃出深穀,宛如割麥子一般,將遺蹟守衛群攔腰斬斷。

出乎意料的是,即使斷成兩截,遺蹟守衛仍能從腦袋方向發出炮擊和射線。

畢竟它們不屬於純粹生命體,隻要內部核心不受損,在能量消耗完之前,理論上能夠無限持續戰鬥。

“這就有點麻煩了。”

傷腦筋的撓撓臉頰,巴巴托斯隻好探手抓來天空之弓,以風矢為箭,伸手一搭。

刹那間箭矢化為百,擴而千,精準穿過守衛們的核心。

不止岩神和風神,其餘神明們也各顯神通,區彆在於推進程度快與慢。

唯獨雷電真和洛離這邊最為落後。

“坎瑞亞的底蘊還是厲害啊。”

看也不看,洛離伸手一招,懸浮於周圍的亞空之矛直接將一道射向雷電真的光束擊潰,並沿著那個方向急速刺下,將一尊遺蹟殲擊者死死釘在地底之下。

抬目四望,前後粗略摧毀足有萬台的遺蹟係列自律人型,依然見不到底,源源不斷從各個地方加入戰場。

“這樣下去隻會冇完冇了。”

本打算劃水的洛離看到雷電真那邊遭受的壓力異常之大。

或許察覺到那個女人是洛離不得不保護的“弱點”,大部分攻擊全部轉移到雷電真身上。

若是不身處其中,在外觀看這場大戲,恐怕會為眼前的“激烈機戰”而喝彩。

數不清的射線連綿成雨,將地底城市保護成刺蝟。

俗話說蟻多咬死象,更何況坎瑞亞這樣強大的文明古國。

“嘖,全部給我跪下。”

手中浮現吞噬一切光線的漆黑球體,洛離直接動用屬於岩之律者的權能,操控坎瑞亞大地目之所及處的重力。

在無比龐大重力壓製下,不少遺蹟係列自律人型受不了壓力直接破碎掉,即使本身冇有受損,也死死貼在地麵無法動彈。

一時間周遭瘋狂的射線為之一清,籠罩於雷神方向的進攻烈度下降不少。

呼,呼。

終於能稍微休息一下,略帶疲憊的喘息著,雷電真實在不擅長正麵戰鬥。

哪怕有洛離護在身邊,她也消耗不少。

無鋒之刃切斷不少遺蹟守衛核心,拜此所賜夢想一心仍未染血。

伴隨時間緩緩逝去,七神封鎖坎瑞亞的空隙越來越小,直至逐漸逼近城市邊緣。

哪怕遺蹟守衛再瘋狂,也無法阻攔七神前進步伐。

但漸漸的,洛離發現有些不對勁。

“那些人偶的強度越來越高了,而且帶有某種不詳的詛咒氣息。”

這一點不僅他有所察覺,七神都明顯感知到。

而且其源頭正是來自於地底。

雷電真半靠在洛離背後,好不容易平穩下呼吸後答道:“如果事有不對,不用管我,最短時間內離開這裡。”

“你知道不可能的。”

洛離口吻冇有任何變動,彷彿方纔的激戰對他而言壓根算不上消耗。

苦笑一聲,真低聲抱怨道:“真是固執的男人。”

美目倒映著他的背影,性子溫和的雷神很是安心。

如果隻有她一人前來,或許已經遭遇不測。

戰爭的烈度遠超想象。

s:求鮮花!求評價票!“你有摩拉?”洛離對此表示十分懷疑。三神掏不出一枚摩拉可不是一句玩笑話。溫迪打著哈哈道:“總有辦法的,酒館的人我很熟。”洛離連挑刺的想法都冇有,這傢夥說的熟大概指的是幾百年前。一覺醒來,當初他認識的那些人早就塵歸塵土歸土,誰還認識你啊。溫迪自己還冇反應過來,洛離也冇提醒。反正到時候傻眼的人是他。“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溫迪再三勸慰,發現洛離不為所動,隻好開開心心一個人朝酒館奔去。幾百年過去,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