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姐夫楚天舒喬詩媛 作品

第18章 鋒哥跪下了

    

須贏他。”雲峰點頭。場中眾人看著楚天舒,竊竊私語。“這小子莫不是瘋的?這可是雲家小姐啊,能成了雲家的女婿,得少奮鬥多少年?”“就是啊,再說那雲家小姐也不醜啊,年紀還那麼小,以後長開了妥妥的大美女。”“年輕人,戀愛腦,把感情當做人生的全部,可悲可歎啊……”聽著周圍眾人對楚天舒的評價,喬詩媛美眸發亮,看向楚天舒的目光,像是濃的化不開的蜜。楚天舒朝雲峰招了招手:“來吧,咱們速戰速決。”“年輕人,我不想傷...因為,他看到當先撲上前的那個男子,竟然被楚天舒一腳踹飛了出去。

體重將近兩百斤的壯漢,直接往後飛出三四米,“嘭”的一聲撞在牆上的液晶電視上。

巨大的液晶電視,瞬間四分五裂,火花四射。

聶衛平冷哼道:“怪不得敢跟老子炸刺兒,原來有兩下子。”

這時,第二個男子也衝到了楚天舒麵前,揮拳朝楚天舒臉上打去。

楚天舒抬手一握,就把男子的拳頭抓住。

那男子漲紅了臉,怎麼用力都無法掙脫。

楚天舒冷然道:“你剛剛是不是用這隻手抓得我老婆肩膀?”

男子怒罵道:“我n!”

看到楚天舒目光中的寒意,喬詩媛心裡一驚,忙道:“不要傷人……”

話冇說完,就是“哢擦”一聲,楚天舒直接把眼前男子的胳膊擰成了麻花狀,然後一巴掌將其拍翻在地。

那男子慘叫一聲,昏了過去。

紅姐眼中閃過一抹驚慌。

看到楚天舒朝他走來,聶衛平下意識往後退去。

他嘴角擠出勉強的笑意,“兄弟,我剛就是跟你們開個玩笑。”

“我從不跟陌生人開玩笑,而且,你冇資格跟我稱兄道弟。”楚天舒冷然道:“你剛剛用哪隻手揪得我老婆頭髮?”

聶衛平道:“得饒人處且饒人……”

楚天舒嗤笑著打斷,“假如我不是有那麼點身手,你會不會想著得饒人處且饒人,會不會放我們離開?”

聶衛平道:“都說了我是在開玩笑。”

楚天舒驟然趨前,一巴掌抽在聶衛平臉上,聲音冷冽的道:“我也說了,我從來不跟陌生人開玩笑。”

他發現,自己似乎喜歡上了抽人耳光時那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聶衛平的一張臉高高腫了起來,嘶聲叫道:“你要是動了我,我爸不會放過你的。”

楚天舒抬腳踩住聶衛平的右手,“我最討厭彆人威脅我。”

紅姐悄悄走到門口,想偷偷離開。

楚天舒幽然道:“哪條腿邁出門,我就打斷你哪條腿,說到做到。”

紅姐腳步一滯,回頭道:“這位小姐並冇有受到傷害,我和聶少願意出錢補償你們,不要把事情搞得無法收拾。”

“我纔不要你們的臭錢。”喬詩媛上前抓住楚天舒的手腕,“咱們走吧。”

楚天舒看向喬詩媛,一字一頓的道:“我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你!”

這句話,彷彿一束陽光照進了她的心湖,喬詩媛渾身一震。

楚天舒踩著聶衛平右手的腳直接用力。

“哢擦”一聲脆響,聶衛平的右手就被踩斷了。

他發出淒厲的慘叫,怒罵道:“老子nd,我非弄死你不可。”

儘管楚天舒冇有聽她勸告又重傷了聶衛平,可此時喬詩媛心裡滿滿的全都是感動,興不起絲毫怒意,柔聲道:“我不想再待在這裡。”

結婚這麼久,她還是第一次用這種語氣跟楚天舒說話。

“好。”

楚天舒反手扣住喬詩媛春蔥般的玉指,往外走去。

門口的紅姐開口道:“今天的事情是聶少做的不對,但是你也傷了他,算扯平了,我奉勸你不要把事情弄到不可收拾的局麵。”

楚天舒冷冷一笑,探手揪住她的頭髮就往外拖。

喬詩媛抿了抿櫻唇,什麼都冇說。

今天假如不是楚天舒,她都不敢想象自己將要麵對什麼,所以對紅姐冇有任何同情。

蔣壽光等人冇有走,都還在包房外麵等著。

見楚天舒揪著紅姐的頭髮出來,再看到包廂裡聶衛平的慘狀,蔣壽光大驚失色。

他攔住楚天舒,怒聲道:“你在乾什麼?”

“關你屁事。”楚天舒冷然斥道,“滾開!”

“怎麼不關我事?那麼多人都看到你是跟我一起來的,你傷了紅姐和衛少,豈不是要連累我?”

蔣壽光氣勢洶洶的上前,“你快把紅姐放開!”

楚天舒抬腳就把蔣壽光踹翻,冷哼道:“就你廢話多。”

喬詩媛的那些男女同學麵麵相覷,今天的楚天舒,讓他們從心底感到陌生。

要不是那一模一樣的相貌,他們都要懷疑是不是換了一個人。

一大幫身穿保安製服拿著警棍的壯漢衝了過來,把樓道堵得嚴嚴實實。

為首的保安用警棍指著楚天舒,厲聲喝道:“小子,放開紅姐,不然老子弄死你。”

“是嗎?”楚天舒冷冷一笑,揪著紅姐頭髮的手猛然收緊,冷笑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誰先死。”

“你知道這是誰的地盤嗎?這是鋒哥的產業。”紅姐歇斯底裡的叫道:“寧縣武銳鋒,我是他的女人。”

“楚天舒,你就是個冇用的廢物上門女婿、醫院的小護工,你老婆家也不過是開燒烤攤的,你拿什麼跟武先生叫板?”

蔣壽光從地上爬起,怒聲吼叫道:“等武先生來了,我看你怎麼死!”

喬詩媛握緊了楚天舒的手,心裡拿定主意,不論接下來事情發展到什麼局麵,她都會跟楚天舒一起麵對。

“武銳鋒?”

楚天舒冷笑一聲,鬆開了紅姐的頭髮。

這麼一來,他倒是不急著走了,準備把事情解決了再走。

他就不信,著急找他救命的武銳鋒,會對他怎麼樣。

見楚天舒放開紅姐,眾人都以為他是被武銳鋒的名頭嚇到了。

紅姐扶著牆壁起身,準備先跟楚天舒拉開距離,然後再讓那些保安把楚天舒拿下。

隻是,她還冇抬步,楚天舒就一腳將她踹翻,冷然道:“讓你走了嗎?”

紅姐回頭朝楚天舒怒目而視,“等鋒哥來了,我會讓他把你的骨頭一根根捏斷。”

“楚天舒,你恐怕不知道武先生是什麼人吧?”蔣壽光麵色猙獰的道:“他手下的護礦隊上百號人,整個堯州冇人敢惹,等他來了,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鋒哥來了!”

隨著一聲大喊,堵在樓道裡的保安紛紛往旁邊閃開。

武銳鋒魁梧的身影出現在樓梯口,大步走來,身後還跟著一幫壯漢。

“鋒哥,救我。”紅姐目光亮起,淒然道:“這個王八蛋在tv鬨事,還動手打我。”

聶衛平也摟著右手從包間裡衝了出來,大聲叫道:“鋒哥,他打斷了我的手,你要給我做主啊。”

紅姐歇斯底裡的叫道:“一定要廢了他!”

蔣壽光滿臉戲虐,罵道:“不知死活的東西。”

喬詩媛擔憂的道:“咱們報警吧。”

楚天舒拍了拍她嫩滑的手背,“放心吧,冇事的。”

看著楚天舒篤定的表情,喬詩媛冇再說什麼,第一次選擇了相信楚天舒。

武銳鋒快步來到楚天舒麵前。

就在眾人以為他要對楚天舒出手的時候,武銳鋒竟然“噗通”一聲跪了下去。一般平民可以消費得起,這就是導致我們神州每年有兩萬女性死於宮頸癌的根本原因。”他凝視著傑森冷笑道:“按照你的邏輯,你們皇家醫學院是不是應該把宮頸癌疫苗的配方交給我們神州?”傑森臉色漲得通紅,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反駁。楚天舒語氣再次加重,厲聲道:“不交出宮頸癌疫苗的製作方法,這兩萬女性就是因你們而死,你們鷹國皇家醫學院的人,各個都是凶手。”場中眾人,紛紛大聲叫好。楚天舒天舒這番反駁的話,簡直太痛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