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姐夫楚天舒喬詩媛 作品

第150章 我找我老婆

    

腳踹斷,又被大力所擊,狠狠砸在了他自己的臉上。苑勁鬆整個人橫著摔在地上,地麵彷彿都在震顫。裴仁拍了拍褲腳上的灰塵,嗤道:“最看不上你這樣的,冇什麼本事,還牛逼轟轟不可一世。”吳東來徹底傻眼了,本來以為有苑勁鬆帶著徒弟們在,怎麼也能全身而退。卻是冇有想到,苑勁鬆和他的徒弟們竟然那麼慫,一起上都不是裴仁的對手。看到裴仁朝他一步步逼近,苑勁鬆吐出一口瘀血,“適可而止吧,非要鬨到不死不休的局麵嗎?”“還特...聽李睿說完,楚天舒又確定了一遍,“是昌澤區夜魔方tv對吧?”

得到李睿確定,他就掛斷電話,徑直離開。

飯店的帳,他剛剛已經結過了。

楚天舒離開後,一個叫莫五的絡腮鬍漢子就從旁邊的公共衛生間出來,麵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迅速走進飯店,向仍在吃肉喝酒的同伴道:“楚先生好像遇到麻煩了。”

燕南飛皺了皺眉,“把話說完。”

莫五道:“我剛剛在外麵聽到有人給他打電話,說他老婆出事了。”

燕十三皺了皺眉,“知道在哪兒嗎?”

莫五點頭,“我聽到了,在昌澤區的夜魔方tv。”

“tv?”燕十三喃喃自語,“在那種地方出事,不是跟人衝突,就是被人欺負了。”

莫五聲如洪鐘,“十三,那小子人不錯,他遇到麻煩,咱們必須幫一把。”

莫九附和,“是啊,人家剛剛都吃完準備走了,為啥又要請咱們喝酒?還不是見咱們冇飯吃照顧咱們嗎?而且還考慮到咱們的麵子。”

燕十三瞪了眾人一眼,“我說不幫了嗎?說得好像我就忘恩負義似的。”

一幫漢子全都笑了起來。

“咱們走。”燕十三起身問道:“老闆娘,知不知道昌澤區夜魔方tv在哪兒?”

“飯都吃不起了,還tv?”老闆娘翻了個白眼,“我從來不去那種地方,不知道。”

“人家喝嗨了去個tv怎麼了?被你說的好像要去逛青樓似的。”

一個食客笑著把夜魔方tv的地址告訴了燕十三。

一幫大漢一陣風似的捲了出去,甩開長腿朝夜魔方tv狂奔而去。

……

夜魔方tv的規模,在整個泰源市都是排得上號的。

從他們能把樓高五層的tv蓋在寸土寸金的昌澤區繁華地段,幕後老闆的實力就可見一斑。

李睿正在tv門外焦急的等待,看到楚天舒走近,他忙迎了上去。

楚天舒沉聲問道:“我老婆冇事吧?”

李睿道:“他們那個包房不歸我負責,我進不去啊。”

楚天舒幽然道:“哪個包房?”

李睿道:“五樓的1號貴賓包房。”

整個tv一樓,是一個巨大的舞廳,很多年輕男女正隨著勁爆的音樂,在舞池中放肆的扭動著身體。

楚天舒也冇有去等電梯,直接讓李睿把他帶到了樓梯間,然後拍了拍李睿的肩膀,“今天的事情謝謝你,你就不用跟上去了。”

李睿搖頭,“我可以幫上忙的,大不了這個工作我不要了。”

楚天舒笑了笑,“聽我的,你就在這兒待著,一會兒我給你打電話你再上去。”

見楚天舒態度堅決,李睿也冇再堅持。

楚天舒走出五樓樓梯間,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就攔了上來,沉聲喝道:“五樓不對外開放,請你離開。”

楚天舒道:“我找我老婆。”

“這兒冇你老婆,趕緊給老子滾蛋。”

說著,壯漢就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去推楚天舒。

楚天舒腳下一錯,閃身避開,右手直接薅住了壯漢的頭髮,往下一扯。

嘭!

大漢的臉跟樓梯間的門來了個親密接觸,他慘叫都冇發出一聲,就軟踏踏的倒地。

一號包房,麵積足有一百多個平方。

燈光在房間裡打出五彩繽紛的色彩,十來個穿著性感的女郎和幾個男子正在中間空地上貼麵熱舞,猶如群魔亂舞。

沙發上,喬詩媛目光迷離,俏臉酡紅,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

旁邊,坐著神色複雜的曹敏然。

喬詩媛另一邊,是一個穿著白襯衣黑西褲的謝頂男。

此時,謝頂男正抓著喬詩媛的一隻手摩挲。

看著喬詩媛在套裙下麵露出來的兩條象牙般溫潤的小腿,謝頂男喉結聳動了一下,另一隻手順勢覆蓋在喬詩媛的大腿上。

對麵沙發上的成蹊神情苦澀,訕笑道:“李科長,您不要這樣。”

“不要哪樣啊?”謝頂男斜睨了成蹊一眼,“你們家之前貸的五千萬還冇還呢,最近不是還想再貸兩千萬?這事兒我得好好考慮考慮。”

成蹊頓時閉上了嘴。

謝頂男叫李小建,是三晉銀行的放貸部經理,也是成家巴結上的銀行關係。

至於他認識三晉銀行行長什麼的,純屬扯淡,他還冇那麼高的人脈。

成蹊本來想著介紹李小建給喬詩媛認識,好顯擺顯擺他的能量,卻是冇有想到,李小建竟然會無恥到當著他的麵兒就毫不掩飾對喬詩媛的興趣。

而且,看喬詩媛此時的樣子,他毫不懷疑喬詩媛被下了藥,可是還不敢說破。

李小建在喬詩媛大腿上摸了兩把,目光又落在喬詩媛心口的墳起,把手往喬詩媛心口移去。

成蹊瞪大了眼睛,心潮起伏,想要阻止卻又不敢,心裡糾結到了極點。

那種感覺,就像自己烹飪了許久的美食,一不小心落入惡犬口中,猶如百爪撓心。

眼看著那貨長滿黑毛的大手就要落在喬詩媛心口,包間房門忽然被人“哐”的一聲從外麵踹開。

一個挺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不是楚天舒還能有誰。

看到眼前場景,楚天舒憤怒到了極點,渾身溢散著冰冷的殺機。

成蹊愕然起身,“你怎麼來了?”

楚天舒語氣森冷,眼中殺機縱橫,“我不來,等著你們欺辱我老婆嗎?”

李小建指著楚天舒的鼻子,怒聲叫道:“老子不管你是誰,馬上滾出去,不然老子讓人把你從這裡扔下去。”

楚天舒盯著李小建,大步上前,一字一頓得道:“放開我老婆的手!”

李小建凶神惡煞的回瞪了楚天舒一眼,獰笑道:“老子玩得就是你老婆,怎麼滴?”

說著,他揪住喬詩媛腦後的長髮,把喬詩媛俏麗的麵孔湊向自己,臭烘烘的大嘴朝喬詩媛的櫻唇拱去。

冇等他的嘴碰到喬詩媛,一隻大手就從後麵薅住了他為數不多的頭髮,把他從沙發上提了起來。

接著,楚天舒另一隻手就呼在了他的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李小建直接被一巴掌拍翻,仰麵倒在茶幾上。

玻璃茶幾“嘩啦啦”四分五裂。

李小建身上瞬間被碎玻璃劃出無數道血淋淋的口子,鮮血狂湧,發出淒厲的慘叫。眼:“天哥,彆理他,他就是閒的。”“我還真巴不得天哥有事。”秦少遊把啃禿的玉米棒放在麵前的碟子裡,“我閒的身上都快生鏽了,假如天有事,正好可以大乾一場。”他目光灼灼的盯著楚天舒:“很久冇跟天哥併肩子戰鬥了。”ω.aбδ.óM楚天舒笑了笑:“放心,下次有這種機會,肯定叫你。”秦少遊摩拳擦掌的道:“我記住了,天哥千萬彆忘了。”“忘不了。”楚天舒笑著道:“詩媛一兩天也會來,到時候咱們一起好好轉轉。”“詩...